苗栗在线,苗栗新闻网,苗栗信息网,苗栗信息港,苗栗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苗栗生活 >

牛奶“上位”史:人类的“最强大基因”,竟是用上万年时间喝出

时间:2018-01-13 23:2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fddxm.cn
越是日常越是容易被忽略, 越是唾手可得越是难以明白其不易。 好比在超市里成箱出售的牛奶或成桶堆积的奶粉, 它们好像天然地就应该存在于人类的食谱上, 然而事

越是日常越是容易被忽略,

越是唾手可得越是难以明白其不易。

好比在超市里成箱出售的牛奶或成桶堆积的奶粉,

它们好像天然地就应该存在于人类的食谱上,

然而事实上人类从发现它们能吃到吃出“**样”,

实在是一段漫长的历史。

若翻阅从无**确切估计的年代传下来的神话,可以看到在某些地区的传说中,母牛和它的乳汁主角般出现在举足轻重的位置。

例如北欧神话中的欧德姆布拉,这个拗口的名字属于一头母牛,它的乳房里迸出四股源源不断的乳汁,形成四条涓涓不绝的溪流。正是这头母牛拉开了北欧神话中巨人与神战争的序幕——由天地孕育的霜巨人尤弥尔靠母牛的乳汁为食,而他的夙敌布利(阿萨神族的祖先)则是母牛从**雪岩盐中一口一口舔了三天舔出来的……布利诞生后和尤弥尔为了争夺乳汁大打出手,****尤弥尔被杀死,而这头“搅乱天地”的母牛则被放在山顶,它的乳汁形成了四方大河。

《欧德姆布拉与布利》,**岛,18世纪

无独有偶,在古埃及的神话中,掌管丰饶富足的女神哈索尔最常见的化身同样也是母牛。就算是化身为女人时,她也常常是带有牛头,或是一对牛耳。在民间和宗教传说中,哈索尔被描述成一棵流着白色牛乳状液体的无**果树,或是正在给**老哺乳的一头牛。

哈索尔

如果神话是遥远时空中的先民们对于世界的解释,很明显,牛和它的乳汁处于一种生存必需品的地位。这其实有些奇怪,因为人类只**谟啄晔逼谔迥诓呕岵畔樘堑娜樘敲福ご蠛蠡寰褪チ苏飧龉δ堋;谎灾樘遣荒褪苁导噬喜庞Ω檬侨死嘤Ω糜械摹罢!钡淖刺樘悄褪**高的基因,可以说是在历史的进程中人类一点一点喝出来的。

在大约1万年前新石器时代,欧亚大陆的人们开始驯化家畜来获得稳定的食物来源。西亚和北欧地区以高原山地为主,适合畜牧业发展,牛羊成为了当时西亚地区的主要家畜。而处于长江黄河流域冲积平原上的华夏文明,牛要到青铜时代才作为帮助耕作的牲畜开始大范围饲养,至于我们现在熟悉的黑白**的奶牛则是清末时期才跟随欧洲殖民者一起出现在了中国的土地上。

乳糖酶热点图。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成年后可以产生乳糖酶从而能够饮用牛奶。 横轴:可以饮用牛奶的成年人百分比

虽然作为“吃货大国”,在发现牛乳的美味上我们看起来比欧洲晚了一步,但事实上对于古希腊和古罗马来说牛乳也远不如牛肉重要。

可能牛乳在非常遥远的过去是属于游牧民族的生存必需品,谷物粮食充足的地区则对它有一种因不熟悉而产生的不待见。例如《史记》中记载道:“匈奴之俗,人食畜肉,饮其汁衣其皮;畜食草饮水,随时转移。”可以说对于当时的**嗣窭此担庵职焉蟛鸱挚床⑶艺ジ擅恳徊糠值淖**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。

敦煌莫高窟壁画复原图,第159窟的挤奶图。除此之外,第9、23窟中还有关于**酪、**酥的绘画纪录 文物出版社

但古代中国对于牛乳的这种迷之轻视并没有持续很久——北魏开始,随着少数民族南下,**丝颊莆占纺毯**作奶**品的工艺。在贾思勰的《齐民要术》中很详细地描写过如何获取牛乳,不过方**十分简单粗**,没有什么人道关怀:

“牛产三日,以绳绞牛项、胫,令遍身脉胀,倒地即缚,以手痛乳核令破,以脚二七遍蹴乳房,然后解放。”(牛如果还能站起来口吐人言,想必是要骂的很难听的……)

但这些牛奶并不是直接饮用的,而是经过发酵等加工程序**作成乳酪食用。因为在这个发酵的过程中乳糖会被分解,依然不需要乳糖酶来进行消化,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比较好接受。

《齐民要术》里有一道“膏环”就是牛乳加工的食物。具体做**是用牛奶和面,搓成圆环,在动物油里**熟。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发现牛乳新吃**带动了中国人的“吃货”基因,把牛乳这种原本属于游牧民族的饮品变得越来越精致,吃出了万种**样和趣味。

唐代诗人白居易就是一位乳**品**好者,他将牛乳吃出了一股不染凡俗的文艺气息。当他冬天吃牛乳时,他的做**是:“融雪煎香茗,调酥煮乳糜。”翻译过来就是用雪水煎茶,用牛奶煮粥。而春天但他再吃牛乳时,吃**又变了——“今朝春气寒,自问何所欲。酥暖薤白酒,乳和地黄粥。”这是怎么个搭配呢?翻译过来看就是酥油野蒜酒,牛奶地黄粥。会写诗的文艺青年看起来也挺会吃的。

除了白居易之外,唐朝的另一位诗人也喜欢牛乳,但他不是用牛奶煮粥,他吃的更精细。

诗人杜牧曾在《和裴杰秀才新樱桃》中写道:“忍用烹酥酪,从将玩玉盘。”这个酥酪也叫奶酥,吃起来的口感柔腻松软,又因为其颜色雪白,所以有时古人也会把奶酥和美人的肌肤相提并论,比如陆游那首著名的“红酥手,黄藤酒”。

奶皮酥

到了宋代,牛乳和乳**品更为盛行。诗人杨万里在杭州为官,一次过除夕时一直等不到牛奶和糕点,不由得赋诗感慨:“雪韭霜菘酌岁除,也无牛乳也无酥。”过除夕怎么能没有牛奶和酥油呢?

苏辙的孙子苏籀喜欢用牛奶煮粥,还曾写诗赞美道:“乞浆满瓯牛乳粥,纵酒下箸驼蹄羹。”用牛乳粥配骆驼蹄,可以说是散发着贵族气息的一餐饭了。

牛乳粥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